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   牛二的饭未做好,我已沉沉的睡去。醒来时,已是临近黄昏。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,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。看到我醒来,他说:哥,饿了吧。没等我回话,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。洗濑后,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。暮色下,茂密的树林依山势起起伏伏地铺开,隐隐地散发着潮湿泥土的气味。我深深..

关东魂

关东魂 雪、雪白。冰、冰冷。寒风刺骨。    婉延的山林间小路已被厚厚的积雪全部埋了进去,时近下午,一辆草绿色的军用卡车像一个醉酒的汉子,摇摇晃晃地从山的一侧驶出来。车顶上一名身着黄呢寒服的鬼子兵拖着一溜鼻涕站在车顶上,旁边是一挺架着的机枪,此时他的两只手搓在两侧衣筒内,帽子的两侧边沿压得很..

下药后的激情

下药后的激情 有许多我们无法意料的事情,我们称之为意外,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,我们称之为刻骨铭心,比如说我现在捂着裤裆的这件事情就让我觉得会难以忘怀的。\\//没错我的裤裆现在还在捂着,而柳思思也在那一直叫我放开手了,我有点恨自己的不争气,她们脱光的样子我都看见过,怎么现在竟沦落到了看到她们..